新娘終於來了|茄子蛋《我們以後要結婚》

圖片來源:茄子蛋粉專

先前獲得金曲最佳台語專輯和最佳新人的茄子蛋,近日發布第二張專輯《我們以後要結婚》。編曲及詞曲仍十分保有茄子蛋獨特的味道,〈阿明與我〉躁動的鼓聲搭配上阿斌、阿任和阿德三人的幹話,以戲謔的方式宣告這張專輯的開始,「我只是一個沒人疼惜的人」。〈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有種道士邊施法邊唱歌的感覺?已經可以想像如果出MV的話,阿斌他們三人到時候肯定穿著道袍,然後對我們唱著「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我家真正好,事業靠關公」和瓶蓋掉落地板的聲音,不知是否在反諷臺灣宗教迷信?

繼續閱讀 “新娘終於來了|茄子蛋《我們以後要結婚》"

一起看MV|茄子蛋大宇宙

茄子蛋前幾天發佈了新歌〈這款自作多情 All That Wishful Thinking〉,歌一如往常好聽,讓人最驚訝的是這首歌是〈浪流連 Waves Wandering〉的前傳。原以為MV故事可能就停在高捷隨海浪漂浮不定的白鞋,但殷振豪導演給了我們浪流連中陽靚時常望向大海的眼神一個故事……

繼續閱讀 “一起看MV|茄子蛋大宇宙"

週五音樂夜|Why Not – 無法度按奈

Why Not 1984年成軍,1995年11月發行第一張,也是唯一一張的經典《無法度按捺》,這個時候我根本還沒出生。

Why Not的曲風偏向Jazz、Funk、City Pop,如今這些元素無論在臺灣皆有大量樂團融入歌曲中,但在20多年前的臺灣,樂團曲風多為流行、搖滾、龐克等,偏爵士曲風的台語樂團可以說是少之又少。比較特別的是,他們為全能型樂團,五個同時擔當主唱、製作人、詞曲、編曲、和聲、以及錄音。樂團成員為鍵盤手陳建良、吉他手張瑞麟、電鋼琴手陳熙(原 陳錚)、貝斯手陳民轅、鼓手冠佑 ,即便此團以解散,但大多成員還是在幕後為音樂圈貢獻,雖然只有一張專輯,但今天也成功讓人看到當年有這些人在推動更多元的音樂。

繼續閱讀 “週五音樂夜|Why Not – 無法度按奈"

週五音樂夜|拍謝少年 – 骨力走傱

「夢想很難養你,好好生活,才能把夢想養大」 —— 拍謝少年

拍謝少年 Sorry Youth 一尾台灣土產搖滾樂隊。
吉他維尼、Bass薑薑,鼓手宗翰,05年春天吶喊後開始寫歌,初期創作以樂器演奏為主,現在心繫台語搖滾,目標寫出阿公阿嫲點頭稱讚的台語金曲,以井上雄彥為精神導師,熱炒攤為後援補給,拎著啤酒樂器穿梭於南北縱貫現場,音樂靈魂來自現場表演氣味。

繼續閱讀 “週五音樂夜|拍謝少年 – 骨力走傱"

週五音樂夜|何瑞康 – 刑者

晚上好,今晚帶來的是何瑞康的〈刑者〉。

何瑞康這個名字可能大多數人沒有聽過,但如果是達康.come裡的康康可能就比較多人聽過了,是的,〈刑者〉便是收錄在康康2016年發行的〈給我說個故事吧 Tell Me a Story〉創作EP中。

「康康」,本名何瑞康,實際身高188.8cm,目測身高190cm。有國際名模的身高及迅速靈活的雙腿,自2008年開始從事搞笑相關創作、演出。曾為魚蹦興業團員,據說亦為一小有名氣之踢踏舞者,現為漫才搞笑組合「達康.come」的成員。

繼續閱讀 “週五音樂夜|何瑞康 – 刑者"

來不及說再見|那我懂你意思了 IGU Band

成立於2007年的那我懂你意思了,2011年以〈所以我停下來〉demo登上 StreetVoice 排行榜長達47周,同年正式版收錄於合輯《StreetVoice 冬季選集》中,目前於Youtube上累積播放次數已達700多萬。

也正是這時,那我開始進入大家的視野中。

那我分別於2011、2012、2014發布《沒有的 啊》、《原諒我不明白你的悲傷》和《沒有人在乎你在乎的事》。樂團的核心人物——主唱修澤,其頹廢、厭世的創作風格與唱腔,使他們的音樂聽來總算不上叫人開心,卻有無數聽眾都曾因為強烈共鳴的悲傷、被社會壓迫的過度浪漫而濕了眼眶。

繼續閱讀 “來不及說再見|那我懂你意思了 IGU Band"

週五音樂夜|傻子與白痴 – 視線所及只剩生活

晚上好,今晚帶來的是傻子與白痴 Fool and Idiot的〈視線所及只剩生活〉

以敘事的結構、電氣的音牆,站在世界的角落,寫出撫慰的歌。

「傻子是未受外界干擾的自我,白痴則是受到外界各種影響後混濁的象徵。我們心裡都住著兩種人。 

白痴,隨眾人的憤怒而咒罵、因大家的笑聲歡喜,將自己淹沒在人潮裡; 傻子,不尋認同、不求原諒,傻氣笑著,碰撞成規和法則。

 傻子與白痴的辯證就是我們的音樂。」

與傻白的幾位成員認識很早,從創立前就有幾面之緣。在主唱蔡維澤還沒獲得明日之子冠軍前,他們在臺灣音樂圈早就佔有一席之地,奪得冠軍後更是人氣爆棚,首張專輯〈夜長夢少〉更是編曲完整,風格獨立。
今天則來談談有收錄在新專輯中的〈視線所及只剩生活〉。但我不談專輯版,我要談的是Youtube上的demo版。

繼續閱讀 “週五音樂夜|傻子與白痴 – 視線所及只剩生活"

雜談碎念|迴響與山羊飯館歇業

2019年只過了一半多一點,就有兩間展演空間宣布歇業的消息,都是剛滿十週年的迴響跟山羊飯館。

決定歇業的原因在Facebook貼文也講得很坦白,支撐著這兩家營業十年的不是收入,有的只是熱情罷了。每年入不敷出,債務不斷攀升,然而即便是在樂團和各種型態的表演愈發蓬勃的現在,店家也無法從票價、酒水,或簡易餐點中賺取足以負擔店家的資本。

「談錢傷感情,可是不談不行。」

繼續閱讀 “雜談碎念|迴響與山羊飯館歇業"

不得不認識|聲子蟲 Bugs of Phonon

「聲子蟲的音樂對我來說,像躺在母親的懷中,輕撫著我,任憑時間流逝。」

聲子蟲 Bugs of Phonon – 〈午夜城 a Midnight Town〉

來自臺南的四人編制後搖滾Post-Rock樂團,擅長使用穩健的歌曲架構、大量的撥弦、feedback等各式聲響效果營造出強大空間感,帶領聽者展開腦海旅行,或者是深藏在噪音中的層次風景。參加過春天吶喊、大港開唱等臺灣大大小小的音樂活動演出,在2010、2012擔任日本後搖toe、mouse on the keys來台演出的開場嘉賓。

「音樂時而寧靜美好,在美好之中又隱含著風雨欲來的暴戾」

聲子蟲的音樂時而是平靜的湖面,時而是偶然的暴風雨,但終將回歸於寧靜。被近如止水的湖面包圍,偌大的音牆反射出自我,聽他們的歌就像在跟自己對話,一趟挖掘內心深處渴望平靜的旅程。

繼續閱讀 “不得不認識|聲子蟲 Bugs of Phon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