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山中|Cicada《走入有霧的森林》

成軍十載,Cicada從大海走入山中,尋找我們從何而來,同時也為何而來。

Cicada〈走入有霧的森林 Hiking in the Mist〉

初次認識Cicada是在《仰望海平面》這張專輯,不同於大多數樂團,鋼琴、弦樂、管樂的編制使得「他們的聲音」深刻地烙在腦海中。有著其他樂團沒有的聲響,卻也不過於藝術,聽眾仍可感受得到建構在他們眼前的畫面。從第一張 EP 開始,Cicada談感情、聊動物、踏察西海岸、潛入太平洋,2019邁入成軍第十年《走入有霧的森林》全體團員以雙腳深入臺灣的山脈。

Cicada的音樂通常必須先想像歌名的畫面,再聆聽音樂才容易進去每首作品。《走入有霧的森林》有山脈必有的森林驟雨、淡水湖泊、夕陽落下之時和金浪草原;大至有鳥瞰家鄉的風景、小至有腳邊的樹根與石子;景色的形成不全然是自然一手捏造,還有我們走過的足跡。

這張專輯就是將一幕幕依時序開展的山中光景與體感經驗譜成彼此共享的登山日記。

〈俯瞰我們的家〉讓我想起齊柏林《看見台灣》,最近才好好坐下來把這部紀錄片仔細地看完,以鳥的姿態好好的觀察臺灣。其實臺灣很美,甚至可以說美的很誇張,但同時不免也為工商業發展、生活便捷帶來的環境破壞嘆息。這是我第一次看紀錄片感動落淚,很慶幸我生活在臺灣,也慶幸有著像齊柏林、Cicada這樣的人,用他們的方式紀錄我們的家。

我喜歡海洋,也喜歡山,尺度上都大上我們好幾倍,但兩者給我的感受截然不同。海洋是有一個人在和自己說話,山則是自己和自己對話。

平常走路不覺得有走路的痕跡,踏在雪上、泥上才會驚覺,原來是真真實實的用雙腳走在這個世界上。山能給你什麼?茂盛的綠色植披?由左至右一覽無盡的山稜線?終年有水的水源地?還是浮在雲海上的金色陽光?

「我帶給你的禮物是無盡的美景。」山如此說道。

夕陽落下,月亮升起。

期待Cicada下一張作品。

坐穩了嗎?|怕胖團《2049》

圖片來源:怕胖團 PAPUN BAND

「愛情,是恆久宇宙不變的元素
愛情,是一切分崩離析的開始

2049-2019=30

現在30歲的我們
從前30年的他們
未來30年的你們

愛情的經歷是美好的、爆炸的、世界毀滅的總合。
一段故事,總有結尾才得以浪漫。
所謂失戀,也使之成為一段故事。

打開車窗、吹乾眼淚,準備奪回真心」

繼續閱讀 “坐穩了嗎?|怕胖團《2049》"

Sun0409次班車|晨曦光廊《遺失的人間童語/上》

圖片來源:晨曦光廊粉絲專頁

「各位旅客,歡迎搭乘希望號sun0409次班車,本班列車由失望站經由旋律線開往終點站晨曦站,本次列車沿途停靠:失望、痛苦、分裂、自省、領悟、覺醒、重生,預計四十分鐘後到達終點站——晨曦站,台灣獨立樂團祝您旅途愉快。」

令人耳熟的口白,想必多數人與我相同,是從〈60km/h〉這首歌開始認識晨曦光廊

晨曦光廊〈60km/h〉

2008年成立,晨曦光廊是四人編制的後搖滾樂團。以生猛與細緻共存的編曲聞名,自首張專輯《因為你是我的驕傲》發行以來,活躍於各大音樂節與Livehouse場景,以溫柔療癒的動人旋律、貼近社會土地的真摯風格獲得眾多樂迷喜愛。2013年發行單曲〈60km/h〉並登上StreetVoice排行,2018年發行數位專輯《貳零壹捌》並於今年4月舉辦十週年專場演唱會。

繼續閱讀 “Sun0409次班車|晨曦光廊《遺失的人間童語/上》"

週五音樂夜|Notwist 〈Consequence〉

來自德國,成立於1989年的Notwist,自同名專輯《The Notwist》開始至今近 30 年,活躍於歐洲獨立音樂圈,成為最重要的德國獨立樂團之一。從早期的 Post-Hardcore、Metal,到後來的 Indie Rock、Electronic 等,風格雖然不斷轉變,卻一直本著 D.I.Y. 精神積極橫跨各領域,將天馬行空的想像化作精密細膩的旋律完整呈現。

今天帶來的是出自《Neon Golden》中的經典——〈Consequence〉。

Notwist〈Consequence〉
繼續閱讀 “週五音樂夜|Notwist 〈Consequence〉"

通透明亮的器樂搖滾|文雀《廟雨連珠》

《廟雨連珠》是文雀成軍十年之際,既《迷路記》之後帶給我們的一張如詩如畫之作。文雀建立於2008年,四人編制。 2010年獨立發行了自己的首張同名EP。 2012年《彩虹山》面世,2014年發行第三張EP《看風景的人》。2017年,文雀的第4張EP《迷路記》保持著他們一如既往的順其自然和坦誠心態,是又一充滿著廣闊意象和詩般世界的精緻之作。

文雀的音樂總給人一種流暢透明感,不同於大家所熟悉的後搖,文雀沒有厚重炸裂的音牆,也沒有極長時間的音符堆疊。他們就是簡單明瞭,化繁為簡,但在把握局部旋律的妙不可言之外,也沒忘記整體的走向的流暢感,讓作品擁有飽和的衝擊力和巨大的情緒渲染。

繼續閱讀 “通透明亮的器樂搖滾|文雀《廟雨連珠》"

週五音樂夜|康士坦的變化球〈美好的事可不可以發生在我身上〉

圖片來源:康士坦的變化球

「命運總是變化無法預測,與其哀傷不如隨遇而安,淡定而為。」

Constant & Change(A.K.A. “COCG”),引申自英文哲思,「唯一不變的就是永遠在變化」(Constantly changing),翻作中文「康士坦的變化球」,則是幽自已一默的小玩笑。

2013年由主唱CIG發起成立,曲風介於後搖、EMO之間,複雜鼓點引領的強烈節奏、極具渲染力的吉他聲響,營造出厚實有層次的迷離音牆,搭配 VJ 與合成器點綴,在激進的旋律之中找到瞬間的沈穩與反思。


毫無意外的旅程
做到一些不勞而獲的夢
看似幸運啊

毫無意外的旅程
平淡如水的愛情
看似安穩啊

毫無意外的旅程
得到一些可以任性的機會
看似自由啊

毫無意外的旅程
做到別人也想要做的事
看似精彩啊

但是 事實上 發生的 從來沒想過
真正 想要的 都被別人拿走
沒決定 太多事 就這樣到了今天

然後 接下來 變成了 硬撐的爛局
再打一劑 希望 麻醉了痛苦
只能進 不能退 扛不起 放不下 不得不走下去

我們半推半就的人生
沒有和你一樣被眷顧的未來
我們半推半就的人生
怎麼過呀 怎麼過呀

迷惘的靈魂呀
安靜地運轉吧
忍耐的靈魂呀
安靜地運轉吧


時鐘滴答滴答,催促著我們向前走,這樣的人生沒有絲毫驚喜,卻也過的甘之如飴。但是事實上,我們也曾怨恨,對這個世界懷恨在心。想要的得不到,無法決定任何事情,如同〈擱淺的人〉所說,也習慣這樣麻痺的人生了。

康士坦的變化球歌詞白話,卻又總是能把歌者的故事發生在聽者身上,他們經歷過的事情彷彿我們也在這六分鐘的歌曲中體驗了一遍。可是馬頔也說過:「我寫過一首歌,叫〈南山南〉,常有人聽完後說它太悲傷,接著問起,這首歌裡是不是有一個故事。我說,你聽到這首歌的時候,它就已經和我無關了,你掉的眼淚,才是只有你自己知道的故事。」

到頭來我們所難過的並不是歌者所唱,而是我們對這世界的遺憾。

然而當我們問上天:「美好的事可不可以發生在我身上?」時,並非厭世,只是想要找到能夠值得稱羨的地方。在找到之前只能任憑靈魂不停運轉,睡著,醒來,不斷面對世界的好與壞。

多少次我們曾對自己說:「算了啊,早習慣了。」看似解脫,以為看破世界的不公平,能過得灑脫一些。用如此的姿態掩蓋無盡的懦弱,我們害怕些什麼?在天完全亮之前,反覆吞吐手裡的菸草,渴望著什麼。如同他們團名所說「唯一不變的就是永遠在變化」(Constantly changing),世間雖不公平但唯一公平的是我們某些部分都很相像。

遊戲開始?|Chinese Football《Here Comes A New Challenger!》

Chinese Football是一支於2011年在武漢成立的獨立搖滾樂團
衝出亞洲,走向世界,全力以赴,體無完膚。 Chinese Football是一個無比真誠的玩笑,一個成立於2011年愚人節的真人遊戲,他們是四個來自東方芝加哥的年輕人,他們是97一代國足的噪音遺產與97世代獨立搖滾的迴響餘溫。

Chinese Football所有的作品都在講述同一個故事:一個幻想及其挫敗。這些簡單/糅雜/流暢/生澀的音樂中充斥著說話(在蒸發)、夢想(在坍塌)、熱血(仍未冷)、吶喊(怯意地)。

曲風揉合後搖 Post-Rock、數搖 Math Rock、Emo 與 Shoegaze 等等元素,非常複雜,有時候是旋律性強的歌唱作品,有時候是起伏不定的純音樂演奏曲。2015年發行第一張同名專輯《Chinese Football》,可惜樂團此時尚未建立自身樣貌,漫無目的、不成熟,過長的營造,為的卻是一個毫無感染力的結尾,等到2017年發行《Here Comes A New Challenger!》才有了屬於他們的樣子。

繼續閱讀 “遊戲開始?|Chinese Football《Here Comes A New Challenger!》"

新娘終於來了|茄子蛋《我們以後要結婚》

圖片來源:茄子蛋粉專

先前獲得金曲最佳台語專輯和最佳新人的茄子蛋,近日發布第二張專輯《我們以後要結婚》。編曲及詞曲仍十分保有茄子蛋獨特的味道,〈阿明與我〉躁動的鼓聲搭配上阿斌、阿任和阿德三人的幹話,以戲謔的方式宣告這張專輯的開始,「我只是一個沒人疼惜的人」。〈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有種道士邊施法邊唱歌的感覺?已經可以想像如果出MV的話,阿斌他們三人到時候肯定穿著道袍,然後對我們唱著「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我家真正好,事業靠關公」和瓶蓋掉落地板的聲音,不知是否在反諷臺灣宗教迷信?

繼續閱讀 “新娘終於來了|茄子蛋《我們以後要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