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思辨搖滾|Theseus忒修斯《南國再見,南國》

(圖片取自網路,如有侵權請告知。)

  歷經2019多首單曲,被譽為街聲Streetvoice排行榜流氓的Theseus忒修斯,終於在今年群募成功後推出樂團第二張錄音室作品《南國再見,南國》EP。以社會、個人、家庭三個面向,講生命、講「過去」和「現在」的交替,是一張講「再見」的作品。與侯孝賢同名經典電影《南國再見,南國》的故事情節不謀而合。這部 1996 年問世的電影,大約是團員們出生的年份,在台灣新電影與獨立音樂的歷史上同時佔據重要地位。

  這次找來Vast&Hazy吉他手林易祺擔綱EP製作人,相較過往忒修斯常用的後搖式(?)編曲,17強化聽覺上讓人過癮的流行搖滾部分,更增添許多樂器與主唱的對話,必須說17擔任製作人大大提升忒修斯整體耐聽感。混音上,與街聲上單曲形式發佈的過往version相比,多了些沉穩,頻率分配相對得宜,各樂器都能有一席之地,讓人陶醉其中。

繼續閱讀 “哲學思辨搖滾|Theseus忒修斯《南國再見,南國》"

星辰底下,繁星閃爍|2HRs《類星體 Quasar》

(圖片取自網路,如有侵權請告知。)

  光年,宇宙間的距離單位,一光年大約等於9.46兆公里;2HRs的團名也來自距離單位(出自他們粉專,但明明就是時間?)。分散在台南、台中、中壢,團員們聚首練團的平均車程就是兩小時,他們的團名標示了這群理工男孩與眾不同的宇宙觀。

  類星體(quasar),是極度明亮的活躍星系核,通常是周圍環繞著大量氣體塵埃的超大質量黑洞。由於吸積盤中的氣體朝黑洞墜落時,能量將以電磁輻射的形式釋放出來,這些輻射可以從無線電、紅外線、可見光、紫外線、X 射線、γ 射線等電磁頻譜波段中觀察到,使得類星體的光度比典型星系還要亮百倍。

  2HRs首張專輯(前面有一張EP)《類星體 Quasar》指的是仰望星空看見的光芒,光芒本身卻是己經被黑洞吞噬的星體;這是一種由距離帶來的美麗殘像,也是一種無法直視的鄉愁。

繼續閱讀 “星辰底下,繁星閃爍|2HRs《類星體 Quasar》"

雜談碎念|我與數碼寶貝。

  昨天《數碼寶貝大冒險》(デジモンアドベンチャー)官方Twitter發布20週年劇場版預告和相關資訊,將在 2020 年 02 月 21 日於日本上映《デジモンアドベンチャー LAST EVOLUTION 絆》。

  除了使用第一季和田光司演唱的〈Butterfly〉作為主題曲外,預告最後面亞古獸看著太一的背影說:「太一,你長大了呢!」,明明只是看個預告眼淚卻直接流下來,是有沒有要這麼過分。

▲原本的小學生太一,現在已經是高挑的大男孩。
▲亞古獸眼眶泛淚:「太一,你長大了呢!」

  〈Butterfly〉最廣為人知的是TV搖滾版,但有一個鋼琴抒情版我更愛,配上和田光司略帶沙啞的聲線,只能說催淚。

搖滾版
鋼琴抒情版

  四年前,《數碼寶貝大冒險 tri.》釋出片段被大家嘴到爆掉,壞掉的人設、配音和作畫,片段中的太一、阿和等人讓我有種「欸幹你是誰???」,但也許現實中 10幾年不見的朋友再次相見真的就會有這種感覺吧。

  在我幼稚園到國小二三年級那段期間,數碼寶貝絕對是我固定守在電視機前面的卡通,看著那些被選召的孩子拿著神聖計畫,和身旁的數碼寶貝並肩作戰,不知不覺我也正跟著他們一起冒險,一起成長,一起拯救世界。許多年後,看到電視上出現最新一季的數碼寶貝,居然是用主角用拳頭KO數碼寶貝?不說還以為是一拳超人抄襲數碼寶貝咧。

  因著這個契機我又重新追完第一季的數碼寶貝大冒險,看完發現並沒有想像中的好看了。很簡單,因為我長大了,這樣子的作品不再符合我的年齡層,儘管回首看它依然覺得美好。

  距離我對數碼寶貝的印象也過了至少15年,很多事情都變了。和田光司因受病困擾,唱腔與以往大不相同了;現在全世界最火的是神奇寶貝,不再是數碼寶貝;我離開新竹到臺北念書,即將畢業進入社會;身邊朋友比較早結婚的開始發喜帖給我;不再能任何事倚靠大人,現在換我成為讓人倚靠的對象。重新看完數碼寶貝時,才真正體會到時間的變化,是的,我23歲了,第一次這麼真真切切地感到時間的飛逝。

  或許再過個10年我就會淡忘這一切,當年手裡的神聖計畫最後也不過是丟進垃圾桶,亞古獸、加布獸等人的玩具可能就消失在房間的角落,但他們仍然在那裡,就在我們心中。最後大結局美美的帽子飛起來的那刻,還是默默的流下眼淚,那象徵的不僅是太一等人對數碼寶貝世界的回憶,更是我的童年,永遠留在了那裡。

  最後再來重溫一下這經典片段吧,非常期待明年劇場版的上映,一定看爆。

人物專題 Damien Rice|Part III

  《O》最後三首歌,〈Cheers Darlin’〉、〈Cold Water〉和〈Eskimo〉終於在這篇寫完了!這張專輯結束後,Lisa不再與Damien合作,他倆的感情(或者說關係)如同在沒有出口的迷宮,不停打轉,那樣的感情只能存在於迷宮中。

Damien Rice〈Cold Water〉
繼續閱讀 “人物專題 Damien Rice|Part III"

一張關於「情感」的專輯|伍佰《讓水倒流》

  伍佰距離1990年發表第一首單曲「小人國」快三十年了,2019年他發佈全新專輯《讓水倒流》,此時他也甫踏過五十年歲的階段。自上一張《釘子花》奪得第28屆金曲獎最佳台語專輯後,不少人認為伍佰無法再次超越自己,《讓水倒流》告訴我們,伍佰還是很可以的。

  關於專輯的緣起,就像上次《釘子花》從衣索匹亞爵士樂找到靈感,這次伍佰從網路平台聽到一門分類叫Psychedelic Soul,一聽成主顧,便寫了一系列色彩濃黑,帶迷幻味道的歌,成為新專輯的情感核心。寫了幾首,覺得這樣下去有點太down,需要不同的歌提振一下精神,才又寫了專輯裡比較輕快的歌。(8/5耳朵借我:專訪伍佰)

  總共十首歌加上兩首Bonus,我不會每首都寫,只寫我覺得有趣的。但仍推薦大家去把整張專輯聽完。

繼續閱讀 “一張關於「情感」的專輯|伍佰《讓水倒流》"

今晚我們都是伍佰|〈夏夜晚風〉

  上週末把《The End of the F***ing World》第二季看完了,即使故事節奏又更慢了些,瘋狂的尺度也沒有第一季來的大,但主角間的尷尬與幽默感的特色依然強烈,搭配美到不行的鏡頭畫面,與一首首會讓人耳朵懷孕的經典老歌,依然精彩。

  建議從第一季再看一遍,更能感受到主角們變化的過程,譬如以前狂罵服務生的Alyssa在第二季也面對現實,當起服務生。第二季談到Alyssa在第一季時的性侵陰霾,James釋懷喪父之痛,重要的是,小倆口終於互訴情意(不過Alyssa說他需要一些時間調適狀態,或許還需要心理醫師的幫助)!有些人對這個圓滿結局感到不甚滿意,認為這完全比不上第一季的懸疑淒美結尾;然而若仔細回頭梳理第二季,便不難發現比起如絢麗魔法般魅力四射的前作,這季更像是一點一滴拾起煙花碎片的療傷旅程——最後一幕會跳脫劇集一貫陰鬱、古怪的氛圍,也因此十分合理、且溫暖人心

  ——至少我是這樣。

繼續閱讀 “今晚我們都是伍佰|〈夏夜晚風〉"

人物專題 Damien Rice|Part II

  Part I發佈之後獲得蠻多迴響,沒想到身邊也有這麼多人在愛Damien Rice。在寫這篇之前又反覆聽了好幾遍《O》,不知不覺眼淚就掉下來了,隨著越深入剖析歌者,越是能理解他眼中的風景。或許我永遠到不了彼岸,但能透過他的歌聲穿越不一樣的情感經驗。

  這次將介紹《O》的四首歌,沒有意外Part III就能把這張專輯寫完了,可喜可賀。

Damien Rice〈Older Chests〉
繼續閱讀 “人物專題 Damien Rice|Part II"

星期五現場|The Next Big Thing 大團誕生(開發場9)

首圖來源:荒山茉莉 Molly in Mountain

  這場是2019大團誕生最終場,綜觀今年九場下來選的團都相當厲害,無論是YELLOW、羊與馬群、荷爾蒙少年、hue&知更、台青蕉、問題總部、緩緩、逃走鮑伯、13月終了、MAFANA、FORMOSA……等都是一時之選,今天剛好有時間來聽聽有一段時間沒見的老朋友——荒山茉莉。

  年中在某場表演時共演與他們認識,那時他們在Streetvoice上還沒有太多demo,因此當下聽到現場非常震撼,編曲的成熟度、主題樂句的發展、演出張力、團員默契……無法想像這是一個成軍才將近一年的樂團。十月某一天和吉他手重陽聊天時得知他們會登上11月大團誕生,二話不說直接把這天空下來,一定要去看看他們。

  前兩團為沈安、Chick en Chicks,沈安長得帥歌又好聽,Chick en Chicks主唱說著一口濃濃帥氣英式英語、合成器手超忙,編曲都蠻有趣,可惜今天重點不是聽他們。

  荒山茉莉由〈神木〉開場,眾人合唱的旋律乍聽之下詭異,卻怎麼樣也忘不了,吉他pick撥下第一顆音符宣告著將帶領觀眾進入他們的寓言世界觀。接下來還唱了〈安娜〉、〈水沒之都〉、〈女孩〉還有一首忘記名字了,荒山茉莉並非我們所熟知的那種後搖,沒有極度厚重的音牆,也沒有不斷重複不止的Riff,許多後搖團喜歡用這些元素營造畫面感或情緒堆疊,荒山茉莉他們沒有這樣做。但他們的畫面感跟情緒是我認識與我年紀相仿的後搖團中最強的!重陽與祖匡默契極佳,編曲上兩把吉他也分配妥當,非常了解自己的定位;Balan則是超級穩的鼓手,一些鼓點也編的很有巧思,在不變中求變;巧為的Bass則像是在水面下不斷躁動累積能量,適時放出;之瀚Vocal和Synth這場比較可惜,頻率被埋沒在其他樂器中,但多少聽得到一些巧思,為這樣的世界觀注入了新的聲響。

  總而言之,這場表演非常喜歡,荒山茉莉絕對是下一個會起飛的後搖團!

人物專題 Damien Rice|Part I

之前在Instagram限時動態開過投票,看看大家對於Damien Rice的興趣如何(雖然沒幾個回我嗚嗚嗚),畢竟他是我最愛的創作者之一。

今天就是開始來把自己挖的坑慢慢補起來,我也不知道會幾Part,順序可能也會跳來跳去,就慢慢寫囉。

▎Damien Rice / 1973年12月7日 / Ireland

1994年,當Damien Rice與Brian Crosby、Dominic Phillips、Paul Noonan四位來自愛爾蘭的年輕小伙子,於高中時期便一同組織搖滾樂團Juniper展開創作練習,上了大學後僅能在一些婚禮、吵雜的Bar中演唱,不久認識了專門翻唱Neil Diamond和Roxette的Dave Geraghty,進而邀請他一同加入樂團。

前後發行了三張EP,〈World Is Dead〉和〈Weathermen〉這兩首單曲也成為電台熱門歌曲,但因為合約問題無法錄製完整的專輯,於是在1999年Damien Rice離開樂團前往Tuscany,並從此在歐洲流浪了一年。

繼續閱讀 “人物專題 Damien Rice|Part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