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思辨搖滾|Theseus忒修斯《南國再見,南國》

(圖片取自網路,如有侵權請告知。)

  歷經2019多首單曲,被譽為街聲Streetvoice排行榜流氓的Theseus忒修斯,終於在今年群募成功後推出樂團第二張錄音室作品《南國再見,南國》EP。以社會、個人、家庭三個面向,講生命、講「過去」和「現在」的交替,是一張講「再見」的作品。與侯孝賢同名經典電影《南國再見,南國》的故事情節不謀而合。這部 1996 年問世的電影,大約是團員們出生的年份,在台灣新電影與獨立音樂的歷史上同時佔據重要地位。

  這次找來Vast&Hazy吉他手林易祺擔綱EP製作人,相較過往忒修斯常用的後搖式(?)編曲,17強化聽覺上讓人過癮的流行搖滾部分,更增添許多樂器與主唱的對話,必須說17擔任製作人大大提升忒修斯整體耐聽感。混音上,與街聲上單曲形式發佈的過往version相比,多了些沉穩,頻率分配相對得宜,各樂器都能有一席之地,讓人陶醉其中。

▎駐水 tū-tsuí

Theseus忒修斯〈駐水〉

  近年對於臺灣過去不常被提起的歷史,態度有明顯的轉變,越來越多人願意去了解、分享被隱藏的真相。過去人們活在巨大的國家機器之下,何謂自由?有多少人為了心中的自由付出一切,卻又有誰記得?

  那個年代,沒什麼是自由的。
  但我們這個年代,有多少自由會被人記住?

  接近九分鐘的長度,包含一段兩分鐘的口白,卻不讓人疲乏反而像在一層一層剝開用歌曲包裝的時代、生命議題。中間柔美的女聲像擺渡人帶領我們深入前方一片迷霧,小正與翔煜溫柔的一步一步為我們開闢道路,才發現整座島嶼早就「駐水」。

駐水tū-tsuí:溺水。例:伊是駐水死的。(教育部臺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

  中段女聲來自剛登上大團誕生的黃宇寒,和忒修斯以台語為歌詞類似,她則以客語作為歌詞語言。大部分人只聽過臺語搭樂團編曲,如伍佰、Why Not……,但客語就真的跟日本製造的壓縮機一樣非常稀少!今年黃宇寒也剛發行首張客語專輯《有時有日Someday》,甜美的嗓音,八首流行民謠混合體,揉入復古、電氣、搖滾等多元樂風,翻轉過往的客語音樂架構。韓國有K-indie,宇寒有H-indie啦!(Hakka-indie)

黃宇寒Han〈天光Twilight〉

點敬妳/你的菸

Theseus忒修斯〈點敬妳/你的菸〉

  講完大時代的問題緊接著講真實發生過的事件——四六事件。1949年3月20日,臺灣大學學生何景岳和省立師院學生李元勳,他們因為單車雙載被警方取締毆打,帶往第四分局拘留,學生自二二八事件壓抑至今的怒火就此被點燃。當晚,數百名學生前往警局抗議,要求警方釋放兩名學生、賠償醫藥費、嚴懲相關人員並登報道歉,隔日更有上千人前往市警局總局請願…………

  更多請閱讀:台大傅斯年受人景仰、師大劉真卻遭人噴漆…你該知道的四六事件

  由上可知,在位具權勢者不同的行為會導致不同的結果。前陣子是香港反送中的一週年,過了一年香港有更好嗎?就結果來看並沒有。阿就會很多人說:「反正結果都一樣,那你幹嘛還要去抗議。」如此一來又回到〈駐水〉的問題「我們這個年代,有多少自由會被人記住?」,別忘了稀鬆平常的一切,都是好不容易才得來的權利。

  二胡、大提琴與低沉的呢喃,富有悲傷色彩;「點起手頭紅紅火光/大夢燒起漂泊靈魂/菸是我肖貪的美麗景色」也許正是許多人抽菸時的景色吧。


我早不再和妳說那些平凡的日常

Theseus忒修斯〈我早不再和妳說那些平凡的日常〉

憨孫仔 feat. 流氓阿德

Theseus忒修斯〈憨孫仔 feat. 流氓阿德〉

  講完群體、個人,最後回到家庭,不少人和我一樣從小由阿嬤、奶奶帶大,在我們探索這世界的同時,似乎也離他們越來越遠。〈我早不再和妳說那些平凡的日常〉、〈憨孫仔 feat. 流氓阿德〉邀請流氓阿德獻聲,流氓阿德真摯、溫暖、歷經世俗的嗓音搭上小正同樣溫柔自帶陽光的聲線,溫柔加溫柔只有更溫柔,再搭配MV服用,哭死人了。

  當我們步入社會,開始面對工作、薪水、貸款時,他們多半已經退休,可我們沒辦法給予時間陪伴。小時候我曾以為生命能像打電動般按下Restart就能重來,事實卻是過了就是過了,沒人有時光機器可以回到過去,回到牽著粗糙的手,漫步在街頭巷尾的日子。

  最後嬰兒的哭聲何嘗不是聽完後想念家人的我們所發出的呢?

  不得不佩服忒修斯說好一個故事的把握度之高,今年因為疫情,使得他們原先的計劃或多或少被影響到,但我相信這張足以代表他們。無論是歌詞、旋律或編曲,皆屬一時之選,期待往後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