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題 Damien Rice|Part III

  《O》最後三首歌,〈Cheers Darlin’〉、〈Cold Water〉和〈Eskimo〉終於在這篇寫完了!這張專輯結束後,Lisa不再與Damien合作,他倆的感情(或者說關係)如同在沒有出口的迷宮,不停打轉,那樣的感情只能存在於迷宮中。

Damien Rice〈Cold Water〉

Cold, cold water surrounds me now
冷冽的水包圍著我
And all I’ve got is your hand
而我僅有的,只是祢手傳過來的溫暖。
Lord, can you hear me now?
Lord, can you hear me now?
Lord, can you hear me now?
主啊,你聽得見我的聲音嗎?
Or am I lost?
還是我已經迷失了?

Love one’s daughter allow me that
請允許我愛上他的女兒
And I can’t let go of your hand
我不能放開祢的手
Lord, can you hear me now?
Lord, can you hear me now?
Lord, can you hear me now?
主啊,你聽得見我的聲音嗎?
Or am I lost?
還是我已經迷失了?

[Chant]
oooo, I love you
Don’t you know I love you
And I always have
Hallelujah
Will you come with me?

Am I lost with you?
Am I lost with you?
Am I lost with you?
我在祢懷裏迷失了嗎?


▎感受生命的重量

  如果不刻意呼吸,你感受不到空氣對你的重要性。當你今天被悶住一分鐘後,好不容易得以大口呼吸,屆時你會非常感謝空氣對你的意義,生命也是如此。我們都知道生命終點是「死亡」,但直到那一刻來臨前,都不曾感謝宇宙賦予我們生命的任何事物,直到面臨「死亡」瞬間,才能真正去感激生命中出現的每件事物。
  〈Cold Water〉便是描寫這樣子的一個故事。有過瀕死經驗的人說,死亡很像浸泡在很深很深的水底,眼前有一條長長的隧道,隧道盡頭是一個亮點,身體會離亮點越來越靠近。那個亮點也許是上帝,也許是佛祖,也許是阿拉——你相信能拯救你生命的東西,儘管身處寒冷之中,但祂能給你溫暖,用雙手輕輕捧著你,仔細聆聽你的聲音。

▎葛利果聖歌 Gregorian Chant

  在中間有一段低沈男聲吟詠,聽起來很像葛利果聖歌 Gregorian Chant,這是西方基督教單聲聖歌的主要傳統,是一種單聲部、無伴奏的天主教會宗教音樂。額我略聖歌主要是在第8世紀和第9世紀,法蘭克人到達西歐和中歐期間發展起來,後來繼續有所增加和編寫。
  葛利果聖歌的原文 ”Gregorian Chant“中,用的是一位歷史人物 Gregory 的名字。這位先生便是大名鼎鼎的教皇葛雷哥利一世(Pope Gregory I)。 ”Gregory“在英文的翻譯便是”the Great“,就是「偉大教皇」的意思。就是這位「偉大教皇」下令屬下開始搜集當時流傳於教會及民間的宗教歌曲,並且將之編成為一本歌曲集;於是後世便將這本歌曲集名為「葛利果聖歌」。葛雷哥利教皇不但下令編寫了這本曲集,還熱心地將它傳播歐陸,使得各地的教會都採納它作為儀式用的歌曲。因此,我們就可以知道葛利果聖歌就是基督教儀式音樂的發源,更是西方音樂的重要起點。

  更多請閱讀:韓定中——何謂葛利果聖歌

葛利果聖歌 Gregorian Chant聽起來長這樣

  就像某一刻突然想吃某種東西一樣,某一刻會突然想聽某人的歌。——劉瑜《送你一顆子彈》。

  那一刻,莫名的那一刻,突然就想起了張三。不能是王二,不能是李四,只能是張三的聲音。
  就像剛才,感覺自己又被命運狠狠地扇了一巴掌,捂著臉上那個紅手印,火辣辣的感覺慢慢燒到全身,又慢慢地冷卻下去。不想思考,不想拿起手機撥任何人的號碼,體溫降到零下。

這時候想聽Damien Rice的那首”Cold Water“

那個近乎清唱的聲音是一個貝殼,可以縮進去,抵擋所有的光線。
什麼東西,可以讓我肩膀上這個永遠聒噪的大腦突然停電呢?那需要很大一隻手,很暴躁的一隻手,一把把那個插頭拔下來吧。

Cold, cold water surrounds me now
And all I’ve got is your hand
Lord, can you hear me now?
Lord, can you hear me now?
Lord, can you hear me now?
Or am I lost?

  從來不能理解那些善於“傾訴”的人。我怎麼一心煩就失語呢?除了貝殼,哪都不想去。
  放一段清涼的音樂,算是一次假日停火。 Cold, cold water surrounds me now/And all I’ve got is your hand。腦子每一個血肉模糊、衣衫襤褸的士兵都放下武器,回到自己的戰壕,默默地包紮傷口,注視自己,每一個對面的敵人都成了兄弟。

  按照慣例一樣要推幾個Live版。這個版本Lisa很美,好希望有機會再看到他們同台。

  在雨中唱著〈Cold Water〉和〈Hallelujah〉,太浪漫,這首歌其實比較少在Live演過,有演的話也大部分跟〈Hallelujah〉一起。

↓每次演出都會找人上台喝酒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