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音樂夜|何瑞康 – 刑者

晚上好,今晚帶來的是何瑞康的〈刑者〉。

何瑞康這個名字可能大多數人沒有聽過,但如果是達康.come裡的康康可能就比較多人聽過了,是的,〈刑者〉便是收錄在康康2016年發行的〈給我說個故事吧 Tell Me a Story〉創作EP中。

「康康」,本名何瑞康,實際身高188.8cm,目測身高190cm。有國際名模的身高及迅速靈活的雙腿,自2008年開始從事搞笑相關創作、演出。曾為魚蹦興業團員,據說亦為一小有名氣之踢踏舞者,現為漫才搞笑組合「達康.come」的成員。

我終於忘了自己
曾經是誰手裡握著的那把刀子
刺透那些不知是否是無辜的軀體

你終於不再想起
那閉上眼仍無法不看見的死去
但人們無法停止回憶
直到緬懷也成為了酷刑

你終於不再躲藏
等候被遺忘而不是誰的原諒
他求的不是懺悔 而是有罪的標靶

你終於學會了絕望
置身事外的旁觀著自己的憂傷
任人觀賞
你墜落的模樣

你在你的地獄 看著他的天堂
怎麼知道他的地獄又是什麼模樣
你在我的夢裡是一朵花
但他手裡的花 卻能將恐懼綻放

你用你的無辜 審判他的瘋狂
卻不知道你的瘋狂就是對無辜的信仰
我在你的眼裡是ㄧ粒沙
但他手裡的沙 卻能將仇恨埋葬

於是用犧牲互相掠奪
再用遺忘來重獲自由
以為自由就能擺脫掉因果
卻一再透過別人手裡的刀 劃開下個出口
儘管那又會是誰的傷口 又會是誰的解脫


本首歌由Vast&Hazy的易祺老師擔任編曲,戴上耳機仔細品嚐,還真有點幾分相似Vast&Hazy,不過康康的聲線與大咖帶來的感受截然不同,純論個人感受而言,我私心更喜歡康康給我的感覺。康康跟幾位以歌唱技巧出名的人比起來遜色不少,但我從他的歌中感受到的是別人無法帶給我的真誠,正是這份真誠讓我能夠更投入在他的歌曲中,體會歌詞字裡行間的意涵。

根據康康本人所言,這首歌在探討的是社會案件中受害者 / 加害者 / 社會大眾之間的關係。如今新聞愈發嗜血,民眾也漸漸被養大胃口,也就演變成新聞不斷追著加害者跑,企圖加諸更龐大的壓力在輿論上,營造受害者的可憐,加害者的罪孽之大。然而當受害者可能已經要原諒加害者時,新聞卻不肯放過加害者,甚至是社會大眾不肯原諒他,也就是歌詞裡所說「你在你的地獄 看著他的天堂」和「你用你的無辜 審判他的瘋狂」。

來聊聊最近發生的博恩事件吧。

8/7(三)早上05:29,STR Network – 薩泰爾娛樂發表了一篇聲明,文中說到博恩因於酒吧俱樂部發表對鄭南榕先生的言語調侃(也就是俗稱的地獄梗),薩泰爾娛樂將暫時停止與曾先生一切製作合作,並停止其一切職權。然而在這篇文前一分鐘,薩泰爾娛樂發布第三季即將開賣的消息,圖片人物更不是博恩而是賀瓏,不禁讓人懷疑,這是不是一種行銷手法?尤其第二季有一集正好在講「假訊息」,不免讓人懷疑?

撇開是不是行銷手法,來談談言論自由吧。

首先,必須同意當言論及行為與法律抵觸時,便不在自由的所保障的範疇內。但若是把法律當作一個人的最低行為準則,相信大家都有學過,這是整個社會的悲哀。自由的意涵則是必須靠每個人的自我實踐去發掘,簡單而言,自由是能用同理心理解他人,並對自我負責,主動地讓自己的行為尊重他人,不必受到被動的社會規定(法律)所約束。
更多請閱讀:https://www.facebook.com/100001223320648/posts/2602462533137832?s=100000256188380&sfns=xmwa

那博恩今天的言論符合言論自由嗎?

首先,於情我並不認同的言論,鄭南榕先生對我的影響非常大,從創作、思想、處世都深受他的影響。所以當這個「笑話」是否被說出口、創作,都是對鄭南榕及其家屬不敬的作法。 但,於理我認為這則「笑話」在那個時空場地而言,並無不對。他是在一個封閉且不得錄音錄影的狀況下發表,目的是讓講者能夠透過觀眾的反應來修改自己的笑話,讓他們能夠更精進自己的表演。

而要求博恩出來道歉是否合理?博恩可能的確該道歉,但是強加我們的道德觀念在他身上,顯得很奇怪。每個人、每個群體,甚至到整個社會的道德底線皆不相同,我們無法要求別人一定要接受我們的價值觀,也無法強迫他不再開地獄梗玩笑。是啊,博恩講過那麼多地獄梗,舉凡韓國瑜、同性戀、身障者等都講過他們的地獄梗,我們真的有人沒噗哧笑出來嗎?至少我有。

所以要求博恩收回或為段子道歉很奇怪,怎麼能把這個段子當下的時空搬到現在來提呢?
博恩這群人一直走在臺灣很前面,如果這樣的玩笑就必須封殺,那臺灣脫口秀差不多就到這了。也並不是說脫口秀就能不斷沒下限的開悲劇玩笑,要怎麼拿捏表演的尺度,是整個臺灣社會必須共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