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碎念|迴響與山羊飯館歇業

2019年只過了一半多一點,就有兩間展演空間宣布歇業的消息,都是剛滿十週年的迴響跟山羊飯館。

決定歇業的原因在Facebook貼文也講得很坦白,支撐著這兩家營業十年的不是收入,有的只是熱情罷了。每年入不敷出,債務不斷攀升,然而即便是在樂團和各種型態的表演愈發蓬勃的現在,店家也無法從票價、酒水,或簡易餐點中賺取足以負擔店家的資本。

「談錢傷感情,可是不談不行。」

每個月店面租金、人事成本、器材維護、水電費基本上都好幾萬起跳,一張票價約莫落在350-500左右——這邊我說的是一般沒有太多名氣的小樂團表演票價——佛心一點的店家會每張票都差票,比較多的做法是設一個基本張數,送個一瓶酒這樣。一個展演空間至少都能容納50-100人,大一點的甚至可以到150,如果一張票500又塞滿100人的話,那收入其實不是不錯嗎?

可是,不少樂團表演時,加上共演團觀眾也不超過30人。

問題可能是樂團本身就沒什麼在宣傳,整個行銷企劃沒有做規劃,導致票賣不出去或別人不知道你有表演。現在玩音樂不是把音樂做好就好了,若真的想讓更多人聽到你的作品,必須學會行銷自己,推廣每一首demo、每一場表演累積聽眾數量,而不是想著靠著一首歌爆紅。

不過問題可能還是來自於整個臺灣對音樂生態的不友善。
扣除本身就在玩樂團、固定看表演的人,大多數人對於一張350新台幣含一瓶酒的票仍覺得很貴,儘管只要每週省下七杯珍就能看場表演也不願意花。對於樂團來說可能還好,我想能靠樂團賺錢維生的人還是少數,但對於展演空間可就不好過了。今天開一場表演我可能需要票口人員、PA人員、餐飲人員……等,有時還會需要出企劃幫忙宣傳,結果卻只來了小貓兩三隻(沒在開玩笑,我真的這樣表演過),成本遠大於收入,怎麼活。

(更多相關可觀看 怕胖團 鼓手老外的文章:https://bit.ly/2MripWs

再說現在音樂祭多到不能再多還是一直冒出來,表演者基本上都是茄子蛋、美秀集團、告五人、拍謝少年、滅火器、麋先生、老王樂隊……等,而這些表演者大多被放在主舞台或收費舞台,其餘徵選或是名氣就小的樂團就放在小舞台或免費舞台,可以理解,畢竟主辦單位有成本考量。可是這也就造成小樂團能增加聽眾的機會更少了,徵選的位子就那幾個,超多人在搶那個位子,就算徵選上了會來免費舞台聽的人真的不多。以今年覺醒為例,有一個樂團是去年某音樂比賽大賞得主,現場聽的人甚至比他們在展演空間還少……

更不用說在音樂祭聽了那些「大團」和認識了那些「小團」後,會買專場票的人少之又少,音樂祭那邊多我只要買音樂祭的票就能聽一堆,潮爽der。可是專場、共演才是樂團pay的來源,現在音樂祭給樂團的pay少之又少,一個樂團4-6人,再加上隨團PA跟攝影好了8個人去分那少少的(是真的很少那種)小朋友,付完住宿、車票跟飯錢才要自己倒貼。也就變成很多樂團開始出周邊,為的就是平衡支出和拿到製作新專輯的收入……總而言之,臺灣目前對於樂團發展確實不太友善,更別提曲風之間的人氣高低。

接下來怎樣?

迴響跟山羊飯館的歇業對很多展演空間都是個警示,或許接下來又會是某個我們熟悉的展演空間歇業,紅的樂團還是紅,紅不起來的樂團可能再也沒機會紅。

如果下次你的朋友要表演問你要不要去看,一張350塊,多揪幾個搞不好有多人票比較便宜,真的不貴,比你逛街喝酒便宜多了,無論對樂團或展演空間都是支持。音樂祭還是可以去,只是多聽聽那些平常沒機會聽到的團,下次他們辦專場時,狀況允許也買票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