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認識|聲子蟲 Bugs of Phonon

「聲子蟲的音樂對我來說,像躺在母親的懷中,輕撫著我,任憑時間流逝。」

聲子蟲 Bugs of Phonon – 〈午夜城 a Midnight Town〉

來自臺南的四人編制後搖滾Post-Rock樂團,擅長使用穩健的歌曲架構、大量的撥弦、feedback等各式聲響效果營造出強大空間感,帶領聽者展開腦海旅行,或者是深藏在噪音中的層次風景。參加過春天吶喊、大港開唱等臺灣大大小小的音樂活動演出,在2010、2012擔任日本後搖toe、mouse on the keys來台演出的開場嘉賓。

「音樂時而寧靜美好,在美好之中又隱含著風雨欲來的暴戾」

聲子蟲的音樂時而是平靜的湖面,時而是偶然的暴風雨,但終將回歸於寧靜。被近如止水的湖面包圍,偌大的音牆反射出自我,聽他們的歌就像在跟自己對話,一趟挖掘內心深處渴望平靜的旅程。


〈時雨 A sudden rain〉

總長14分鐘多,感覺不到一絲疲倦,整首歌從第一顆音符到最後一顆音符環環相扣,架構雖大依然掌握得很穩健。

開頭我像是乘著小船,漂浮在四面環山的湖中央,偷嚐著這份孤獨。直到7:30,每一顆音符都像緩緩落下的雨滴,打破了湖面,打破了寂靜,湖水開始不安分。而我,只能隨著不斷高漲的波浪前進,沒有目的地,沒有方向,沒有人能控制。

索性跳入水中,對著天空叫囂,我知道的,不會有人回應。身體慢慢的不受控制,我將自己交給湖水湧動。睜開眼我仍在湖的中央,最後,我沈陷於支撐著的殘響中。


〈飛光.流影 Flitting lights, flowing shadows〉

「要以最簡短的方式來說這張專輯最想表達的想法是甚麼,那應該是『願望』這兩個字。對於社會、家人、愛情、朋友、工作等等的願望,雖然無法盡如人意的全部實現,但都會有讓自己值得驕傲的痕跡,只要願意再多走一步,就會離目標更近一點。而我們這次也將一些願望留在這些沒有歌詞的歌曲裡。」——聲子蟲 

〈飛光.流影〉用音樂去抓捕生活中不斷流逝的片段,在時間中保留上一個瞬間。然而夢醒了,終究只是一場空,誰也不能留下什麼。


〈送往繁星 Send to stars 〉

〈送往繁星〉最適合在夜深人靜時聆聽,他沒有後搖的既定印象——厚重的音牆,聲子蟲使用大量弦樂營造巨大且溫柔的聲響。如果說〈時雨〉是貪圖孤寂、〈飛光.流影〉是與時間的抗爭,〈送往繁星〉則是與自己和解,非得說些什麼的話,可能只有「對不起」了。


〈津梅棧橋 Jin-Mei Bridge〉

默默付出不求回報,只是為了你的笑容。

「津梅棧橋是在宜蘭的一座公共建設,由一群年輕的建築師合力完成,是我在公視的節目“誰來晚餐”看到的,當初他們標到這個建設案,決心貢獻一件能證明自己及給予他們幫助的人的人行步橋,當中也訪問了這群年輕建築師和他們的父母。我看了之後覺得蠻感動,充滿許多友情與親情的力量,同時回想到自己在做的一些事,覺得人生中的一些挫折,最後應該會有愛來修復,不管是甚麼樣的愛,而身邊的朋友、親人絕對是我們最重要寶藏,錢財利益最後不會是決定的關鍵,社會上需要的還是這種互相扶持的力量,是這樣一個小故事讓聲子蟲有了津梅棧橋這首曲子。」——吉他手,柯明

〈結冰的河 River of ice〉

有人說過臺灣有一個樂團能夠取代Mono,那一定是聲子蟲。在歌曲裡能找到Mogwai、Mono、Envy等樂團的影子,無論是Mogwai的躁動抑鬱還是Mono的沈穩內斂,都蘊含在每一首歌中。

但我認為聲子蟲從一開始就是聲子蟲(好饒口)。他們有屬於自己獨特的敘事方式、世界觀、樂器的Tone,閉上眼,他們帶給我的畫面是獨一無二,相當清晰的。

開頭曾說「聲子蟲的音樂對我來說,像躺在母親的懷中,輕撫著我,任憑時間流逝。」
我想「高冷中又帶著對人性的溫暖」是對這句話最好的註腳吧。

不得不認識|聲子蟲 Bugs of Phonon 有 “ 1 則迴響 ”

迴響已關閉。